向上 李亦畬 太極拳論 體用歌 武禹囊 乾隆抄本 陳王廷 陳長興 陳鑫 中氣論 楊家抄本


太極拳法歌解 (太極拳用法圖解    楊澄甫)

(一)粘黏連隨解

粘者,提上拔高之謂也。黏者,留戀繾綣之謂也。連者,舍己無離之謂也。 隨者,彼走此應之謂也。要之人之知覺運動,非明粘黏連隨不可。斯粘黏連隨之功夫,亦甚細矣。  

(二)頂匾丟抗解

頂者,出頭之謂也。匾者,不及之謂也。丟者,離開之謂也。抗者,太過 之謂也。要知於此四字之病,不明沾粘連隨,斷亦不明知覺運動也。初學 對手,不可不知也。更不可不知此病。所難者,沾粘連隨,而不許頂匾丟 抗,是所不易也。  

(三)對待無病

頂匾丟抗,失於對待也,所以謂之病者,技師粘黏連隨,何以得知覺運動?既不知己,焉能知人,所謂對待,不已頂匾丟抗相對;於人也要以粘黏連隨等待人也,能如是不但對待無病,知覺運動亦自然得矣,可以近於懂勁之功矣。  

(四)對待用功法守中土

定之方中足有根,先明四正進退身。棚捋擠按自四手,須費功夫得其真。 身形腰頂皆可以,沾粘連隨意氣均。運動知覺來相應,神是君位骨肉臣。分明火候七十二,天然乃武並乃文。  

(五)身形腰頂

身形腰頂豈可無,缺一何必費功夫。腰頂窮研生不已,身形順我自伸舒。 舍此真理終何極,十年數載亦糊塗。  

(六)太極圈

退圈容易進圈難,不離腰頂後與前。所難中土不離位,退易進難仔細研。此爲動功非站定,倚身進退並比肩。能如水磨催急緩,雲龍風虎象周全。要用天盤從此覓,久而久之出天然。  

(七)太極陰陽顛倒解

陽乾天,日火離,放、出、發、對、開、臣、肉、用、器、身、武、立命、方、呼、上、進、隅。陰坤地,月水坎,卷、入、蓄、待、合、君、骨、體、理、心、文。盡性、圓吸下退正。
蓋顛倒之理,水火二字詳之則可明。如火炎上,水潤下者。能使火在下而用水在上,則爲顛倒。然非有法治之,則不得矣。譬如水入鼎內,而置火之上。鼎中之水,得火以燃之。不但水不能下潤,藉火氣,水必有溫時。火雖炎上,得鼎以隔之,是爲有極之地,不使炎上之火無上息,亦不使潤下之水滲漏。此所謂水火既濟之理也,顛倒之理也。若使任其火炎上,水潤下,必至水火分爲二,則爲水火未濟也。故云分而爲二,合之爲一之理也。故云一而二,二而一。總斯理爲三,天地人也。明此陰陽顛倒之理,則可與言道,知道不可臾離,則可以言人,能以人弘道,知道不遠人,則可以言天地。天地同體,上天下地,人在其中矣。茍能參天察地,與日月合其明,與五嶽四瀆華朽,與四時之錯行,與草木並枯榮,明鬼神之吉凶,知人事之興衰,則可言乾坤爲一大天地,人爲一小天地也。如人之身心,致知格物於天地之知能,則可言人之良知、良能,若使不失固其有功用,浩然正氣,直養無害,攸久無疆矣!所謂人身成一小天地者,天者性也,地者命也,人者虛靈也,神也。若不明之者,烏能配天地人爲三乎。然非盡性立命,窮神達化之功,胡爲乎來哉。  

(八)太極輕重浮沈解

雙重爲病,干於填實,與沈不同也。雙沈不爲病,自爾騰虛,與重不一也。雙浮爲病,只如飄渺,與輕不例也。雙輕不爲病,天然輕靈,與浮不等也。半輕半重不爲病,偏輕偏重爲病。半者,半有著落也,所以不爲病。偏者無者落也,所以爲病。偏無著落,必失方圓。半有著落,豈出方圓?半浮半沈爲病,失於不及也。偏浮偏沈,失與太過也。半重偏重,滯而不正也。半輕偏輕,靈而不圓也。半沈偏沈,虛而不正也。半浮偏浮,茫而不圓也。夫雙輕不近於浮,則爲輕靈。雙沈不近於重,則爲離虛。故曰,上手輕重,半有著落,則爲平手。除此三者之外,皆爲病手。蓋內之虛靈不昧,能治於外之清明,流行乎肢體也。若不窮研輕重浮沈之手,徒勞掘井不及泉之歎耳,然有方圓,四正之手表媞貒茧L不到,則已極大成。又何云四隅出方圓矣。所謂方而圓,圓而方,超乎象外,得其寰中之上手也。  

(九)太極尺寸分毫解

功夫先練開展,後練緊湊。開展得而成之,才講緊湊。緊湊得成,才講尺寸分毫。由尺進之功成,而後能寸進分進毫進。此所謂尺寸分毫之理也明矣。然尺必十寸,寸必十分,分必十毫,其數在焉。故云對待者,數也。知其數則能得尺寸分毫也。要知其數,必密授而能量之分毫內,即有點穴功也。